首页 > 其他小说 > 恶毒女配专打渣A脸 > 第6章 打脸男穿女渣A

第6章 打脸男穿女渣A

目录

    “把窗帘拉上。”

    门外的荼蘼一开口,严衍立马就跳下床,也顾不得穿鞋。

    “唰”

    窗帘拉上后,他又躺了回去,心里那叫一个兴奋。

    荼蘼去浴室拿了浴巾,又用小刀将浴巾划破,撕成了条,之后再系在一起。

    严衍激动得翻滚,三下五除二褪了个干净,催促道“宝贝儿,好了没有”

    荼蘼娇嗔道“来了,急什么。”

    门被缓缓推开,与荼蘼一起进来的,还有她手里的蜡烛,烛火摇曳,晃得严衍的心都醉了。

    荼蘼将手里的东西扔到床上,严衍脸上带着坏笑,原来荼蘼喜欢这个调调呀。

    不得不说,操,真刺激

    “要我帮你呢,还是你自己来”

    严衍激动道“你来,你来。”

    荼蘼将蜡烛放下,没几下工夫,就将严衍给绑了起来。

    昏黄的烛光,以及严衍此刻的行为,暧昧在房间内增长。

    荼蘼坐在床边,又扭头看向严衍,指尖在蜡烛与道具上徘徊,看得严衍呼吸一滞,那颗心砰砰砰地狂跳。

    荼蘼道“你喜欢哪个”

    小孩子才做选择,严衍激动道“操,我都要”

    “你回答超时了,应该得到惩罚。”

    话刚说完,随着荼蘼的举动,严衍连昏黄的烛光都看不见了,只剩一片漆黑。

    严衍挣扎着,可手脚已经被禁锢,就在他以为荼蘼是想弄死他的时候,冰凉的指尖在他的手臂轻点。

    严衍停了,心中一阵狂喜。

    呜呼荼蘼果然玩得花

    严衍闭上眼,随着他的呼吸,异常清晰的窸窣声传入耳膜,就像是有谁在揉着纸团,空气逐渐稀薄,阵阵热气将他包裹。

    他从来没有仔细聆听过呼吸声能有多重,这份诡异的情绪传达到他的全身。

    眼角溢出的眼泪,与剧烈起伏的胸膛,都在无声地诉说他的激动,滚烫的肌肤忽然贴到了一片冰凉,让他的身体颤了颤。

    荼蘼放轻了声音,悄声道“你的血液加快了,需要我帮你吗”

    随着荼蘼的举动,围绕他的热气消散,冰凉的风扑面而来,他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却又见荼蘼手里拿着小刀。

    荼蘼笑眯了眼,“比如在这儿划一刀。”

    刀尖闪着瘆人的寒光,又紧贴严衍的肌肤。

    小刀一路游走,在肾的部位停下,荼蘼道“又或是这里”

    严衍吓得动也不敢动,生怕荼蘼一个手抖划伤了他。

    小刀游走到右肾部位,“还是这儿呢”

    他发誓,如果再给他一个机会,他绝对不会像那会儿一样色迷心窍。

    他是疯了才会馋荼蘼的身子,荼蘼她就不是个正常人,她就是个疯子,是个精神病

    严衍强忍着害怕,问道“你想要多少钱放了我,我都给你。”

    “你放心,我家里有的是钱,你随便开价,只要你说,我都给得起,立马到账”

    荼蘼这种拜金女,不就是要钱吗

    他给就是了,反正在到账后,他还能立马报警把荼蘼给抓了,告她敲诈勒索,再雇一个好点儿的律师,荼蘼一辈子都别想再出来。

    荼蘼不想猜严衍的心思,她的目光都在小刀上,时不时地贴上严衍的肌肤,就像是在精心准备一场手术,“我知道在中医里,有个法子叫做泻血疗法,它有个通俗的说法,叫放血,如果有热性病症或气滞血瘀症,划上一刀,就会好受。”

    荼蘼突然抬眸,一手撑在床上,凑到严衍面前,心疼道“我想帮你,你太难受了。”

    荼蘼的柳眉微拧,眼中带着担忧,恳求道“让我帮你好不好”

    严衍拼命挣扎,嘴里骂道“疯子,疯子,你是个疯子”

    “疯子,疯子,你放开我”

    “你快放开我,疯子”

    荼蘼的肩膀上下抖动,笑声也从她嘴里溢出,明明没有风,那烛光竟开始摆动,像是要被阴风吹灭一样。

    恐惧让严衍顾不得什么,只奋力挣扎,还好他这具身体经常锻炼,没几下就挣脱了。

    他迅速跑下床,“砰”地一声将房门关上,随后又传来了几道响声,不是放倒了些家具来阻拦她,就是把房门关上。

    荼蘼手里转动着小刀,根本就没有要追的意思。

    她将垂下来的发丝别到耳后,又起身去了客厅,穿好鞋,在沙发坐下,她用手撑着脑袋,眼睛一直看向窗外,也不知究竟在想什么。

    系统机械的声音传来,“主人,严衍报警了。”

    荼蘼没有搭话,在这种世界里,主角会报警,已经能让她多看上一眼了,“还挺有安全意识的。”

    也不知荼蘼是说真的,还是在讽刺,毕竟要是真有安全意识的话,还会这样随便带人来酒店吗

    不过就是仗着那自认为不吃亏的身份,一旦怕了,就会像现在这样,疯狗乱咬。

    系统道“经系统的勘测,再有五分钟,严衍就会带着警察过来,主人不走吗”

    荼蘼漫不经心道“还没玩够呢,我可从没说我要走。”

    五分钟一到,房门被打开,走进来几名警察,严衍跟在他们身后,见到荼蘼,他指着她道“就是她,就是她想谋财害命。”

    又见桌上还放着那把小刀,他激动道“当时她就是拿着桌上的这把小刀想杀我。”

    有警察在,严衍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是越说越激动,又打开卧室的门,“这儿,这儿就是犯罪现场,我刚才差点就交代在这儿了,她还想割我的肾。”

    说完,又指了指自己的肾。

    警察甲眨了眨眼,拖着浓重的口音问道“她要嘎你腰子”

    严衍郑重点头道“对”

    警察甲看了看严衍,又问荼蘼道“你为啥要嘎他腰子”

    严衍抢答道“我不是说了吗,谋财害命呀”

    警察乙道“颜女士,我非常理解你的情绪,但是你已经报警了,这件事还是交给我们警方来处理吧。”

    警察乙对荼蘼道“女士,能不能把桌上的小刀递给我一下。”

    荼蘼微微颔首,她握着刀柄,将刀尖对着自己,递了出去。

    警察乙夺过小刀,可这手感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

    警察乙甩了甩小刀,果然有响声,捏着刀身一用力,刀没入刀柄中。

    警察乙将小刀放下,“小刀不错,仿得很真。”

    严衍懵了,“假的”

    他不信,又拿起小刀往桌上扎了扎,果然缩了回去。

    “这肯定是她提前准备好的,真正的凶器一定是被她给藏了起来”

    荼蘼轻撩耳旁的秀发,“这一口一个凶器,就像是你受了伤一样,这种伸缩玩具小刀,连个果子都削不了。”

    “不如去医院做个检查,看你到底受伤了没有,也可以查查你的银行账户,应该能看到你有没有向我转账吧”

    严衍激动道“警察,你们不要相信她的话,这也不能证明她没勒索过我,你们搜,凶器一定还在这个房间里。”

    警察甲看了看荼蘼,荼蘼站起身来,将沙发让了出来。

    几位警察搜了一圈,除了那些暧昧的东西以外,愣是什么都没发现。

    警察乙脸上的笑容荡然无存,她已经确定自己被耍了,“颜女士,报假警属于故意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是要受到治安行政处罚的。”

    严衍坚持道“我没有报假警”

    可他又不知道怎么回事,荼蘼竟然藏得把凶器藏得这么好。

    严衍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我出去过,一定是那个时候,她一定在那个时候也出去了,悄悄把小刀换了,然后等你们一来,就拿出了这个仿真刀。”

    “对,一定就是这样”

    荼蘼轻笑出声,“这么大的一个酒店,应该都有监控吧,你们可以调出来看看,看我到底有没有出这个房间。”

    严衍不屑道“呵,不用你提醒,我也有这个意思,监控一看,到时候警察抓谁,那可就不好说了。”

    领着警察刚走几步,严衍就停了,因为他想起他跑出去的时候,可什么都没穿。

    一旦暴露出去,那他的形象

    严衍倒吸一口凉气,只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凝固,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荼蘼双手环胸,“警察同志,市民报假案,并且有诬告他人、陷害他人的主观故意,是不是该拘几天”

    警察乙也看明白了,“颜女士,跟我们走一趟吧。”

    严衍道“不是,我没有报假警”

    警察乙强忍着耐心,“颜女士,我们警察也很忙的,没空再陪你玩这种游戏,请跟我们走一趟。”

    “警察同志,我是良民,我真的没有报假警,这一切都是她栽赃嫁祸的,你们要抓也应该抓她呀”

    严衍激动得指这荼蘼,这一抬手,警察乙就抓着他的胳膊,想将他带走。

    “别动手,你们别碰我”

    严衍指着警察乙道“我告诉你们,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敢抓我”

    这恶劣的态度让警察乙彻底没了好脸色,是一定要把严衍带走。

    “你们再动我一下试试,当心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我一个电话就能让你们下岗,你们敢动我”

    严衍胡乱挥动着手,见严衍这么嚣张,几名警察只能合伙将他抓住,又给他戴上了手铐,被带走的时候依旧骂骂咧咧。

    等耳根子终于清静了,荼蘼这才拿起桌上的小刀,它确实就是一把仿真小刀,也亏得严衍吓成那样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