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乡村小状元,老朱贼稀罕我 > 第109章 似猛虎困于笼中

第109章 似猛虎困于笼中

目录

    中山王当然不知道刚一见面他就被冠军侯朱秉文给否了,注定只能屈居琉球国王之下。

    跟刘仲质寒暄一番后,他的目光落在了朱七牛身上:“这位大人穿的也是蟒袍,莫非也是某位王爵吗?”

    朱七牛笑道:“中山王有所不知,在我大明,只有皇子皇孙才能封王,而皇子皇孙一般是不穿蟒袍的,另有一种更尊贵的服侍衮龙袍供其穿戴。

    这衮龙袍与皇帝穿的龙袍区别不大,最大的区别在于颜色,皇帝在正式场合穿的龙袍都为明黄色,只有太子、太孙可与其着同一服色,其余藩王、皇孙等需穿其它颜色,否则便是僭越。”

    说罢,朱七牛饶有兴致的打量了一下中山王的蟒袍颜色。

    嗯,橙色的蟒袍。

    有点像黄色的龙袍呢。

    你这老小子还真是不老实。

    中山王被朱七牛的眼神盯得有些浑身不自在:“原来如此,是小王孤陋寡闻了。那……虽然大人不是皇子皇孙,想来也身份不凡吧?”

    朱七牛笑了笑,没有接话。

    刘仲质介绍道:“中山王果然慧眼,蟒袍类似龙袍,因而尊贵,除赐予诸藩属国国王之外,在大明勋贵朝臣之中,只有立下大功或与皇帝极为亲近者,方可获赐蟒袍,而我们大明的冠军侯朱秉文嘛,实乃大明顶尖勋贵,功勋卓著,身份自是不同凡响。”

    眼前的年轻人就是献出计策拿下倭奴国的冠军侯朱秉文?!!!

    琉球国的三位王本就是因为倭奴国被拿下而吓得想要率领琉球并入大明,这会儿哪儿还能淡定,直接额头冒汗,心惊不已,随即越发恭敬,齐齐朝着朱七牛鞠了一躬,脑袋都要碰到地面了:“原来是冠军侯当面,小王有礼了。”

    朱七牛抱了抱拳:“三位不必多礼,本侯也只是略有浅薄功劳罢了,承蒙两代帝王看重,方才有今日殊荣,惭愧,惭愧啊。”

    “冠军侯太谦虚了,小王远在琉球,可都听说过您的威风,纵使大汉霍骠骑复生,若论功劳,也还差您一筹。”山南王笑道。

    “哪里哪里,本侯可担不起这么重的夸赞。来来来,咱们入席吧,边喝酒边聊。”.

    “冠军侯请。”

    “冠军侯请上座。”

    “小王也正想好好敬冠军侯一杯酒呢。”

    众人入座,一旁自有刘仲质安排的礼部文书过来倒酒,另有一批文书将早已准备好的各种菜肴端了上来。

    朱七牛率先举杯:“诸位,让我们一起喝一杯酒吧,欢迎你们的到来。”

    众人一起举杯,一饮而尽。

    “诸位远洋而来,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吧,稍后回到驿馆,再好好的正式吃一餐,休息休息,消除海上一路漂泊的疲惫。”说完,朱七牛又率先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羊肉,其他人这才敢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让朱七牛略有些诧异的是,这早已做好、放了好一会儿、已经有点凉的菜,对琉球国这帮人来说居然还挺有诱惑力。

    尤其是中山王、山南王、山北王他们带来的那几个年轻人,更是大快朵颐,跟八辈子没吃过饭似得。

    “我好像逐渐有点明白史书上写到的诸外国王子、国王等宁愿死在华夏也不想回去的真正原因了。”

    “冠军侯,此次我们三王联名上奏大明天朝,想要将琉球国并入大明,不知皇帝陛下是何意思?是否愿意接纳我们?”两口肉没吃到,中山王便迫不及待的询问起来。

    朱七牛温和一笑:“三位愿意为了让琉球国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带着他们直接并入大明,由大明关照、治理他们,此用心良苦,大明自然是不会辜负的,皇帝说了,敞开怀抱欢迎你们。”

    “谢大明皇帝陛下。”中山王突然起身,半跪了下去,一脸感动的说道。

    另外两王也连忙跪了下去:“感谢大明皇帝陛下。”

    朱七牛托了托手:“三位不必多礼,入席吧,你们的心意本侯感知到了,会如实转告我大明皇帝的。”

    “谢冠军侯。”

    坐下后,中山王率先朝着朱七牛举起了酒杯:“来,小王敬酒一杯,以示感激,我喝了,您随意。”

    朱七牛端起酒杯,再次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中山王又笑着问道:“但不知大明打算如何治理琉球?”

    朱七牛道:“琉球之地,地界狭长而岛屿众多,彼此间隔较远,治理上确实有难度,但整个国土加起来,其实也不算太大,比起东瀛可小太多了,我大明既然能在短时间内任命大量官员过去治理东瀛,自然也能治理好琉球,无外乎就是划分州县,订立田册户籍等,照章办事,依法治理,中山王无需担心。”

    刘仲质帮腔道:“是啊,大明立国虽然不过才二十年,但华夏自始皇帝设立郡县开始算起,已然有两千年治理经验,在琉球方面,当不至于有失手才对。”

    中山王神色复杂的点了点头:“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

    中山王还要再问什么,朱七牛率先举起酒杯:“如今虽然天气寒冷,但能在此时与诸位见面,本侯十分高兴,心中暖暖的,来,诸位,我们再喝一杯。”

    众人于是再次举杯同饮。

    之后,朱七牛陆续带动欢迎宴氛围,频频举杯邀请他们喝酒。

    刘仲质也偶尔请他们喝酒吃菜,但他自己陪的时候却不多,一杯酒举起来好多次,愣是连半杯都没消掉,可以说是非常懂得应付酒局了。

    就这样吃着喝着,渐渐地,山北王和山南王略有些醉了,说话都有些不清楚。

    朱七牛跟刘仲质当即结束了这场欢迎宴,带着他们去了驿馆下榻。

    中午时分,睡了一觉起来的山北王和山南王酒醒了。

    得知消息,朱七牛跟刘仲质再次来到驿馆,用一场更加郑重丰富的宴席为他们的到来而欢庆。

    他们这才知道,原来在码头上吃的那一餐竟是那么简陋,完全就是走过场的一个形式。

    正式的欢迎宴上,中山王数次想要找由头跟朱七牛深入聊一聊,想问的却也无外乎是将后来的待遇问题,朱七牛心中有些猜测,却故意不接他的茬儿,屡屡把话题错开。

    刘仲质虽然不知道朱七牛打的什么主意,但在看出来朱七牛的意图后,也是频频助力,搞得中山王始终没把关键问题问出口,到了最后,只能一杯接一杯的喝闷酒。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